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
即LIKE即睇 #食玩買情報

2012-12-01

【給我.兩分鐘】(八) 原創故事

365天的等待,無盡的思念與愛,傾刻間化成眼淚。如果能用生命換取相聚,即使是一秒鐘,我也願意捨棄生命!


重逄的一刻?


天天和阿海可以相對而談嗎?可以相對而笑嗎?終於都可以互相感受對方的真實存在嗎?但是,上天真的會憐憫世人的思念,因而令一個死去的人,重回陽間嗎?


對!美夢很快便醒了!


彼此眼神接觸的一刻…天天從心中,吐出了一個名字「阿海」



但為何她會有這感覺呢?是那眼神?是他的身影?還是女性天生的直覺? 說不出的親切與安全感,甚至願意讓自己的生命安危,全交託於眼前的這個陌生男人。天天提出了請求,希望他會陪伴同行,一起找尋「天涯海角」之地! 


呆呆站着的阿海,腦中不斷的盤旋着萬語千言,面對着天天的提問,他急不及待的希表達自己,開口說話的一刻,才發覺自己…


「啊…呀…哎呀……」


無論阿海如何地用力地震動喉嚨中的聲帶,卻僅僅能發出幾下單音!失去了與生俱來的說話能力,阿海只好利用他餘下的身體語言,不斷的點着頭奮力的表達自己,堅定的眼神,表達出阿海深深地害怕天天會因為自己變成了啞巴之後,而放棄與他同行的決定。


即使眼前的這個男人是一個啞巴,天天卻從沒有因此而改變決定,她堅定相信眼前的這個人,是上天安排給她的指引,甚至聯想到,他就是阿海的化身。


雖然不能交談,他們只好用紙筆作工具,互相交換意見,當下決定了三天後啟程。


從地圖上看,天涯海角位於這個國家的最南端,除了陸路之外,別無選擇,於是他們決定以火車的線路先南下,他們預備了多天的食物、水以及一切必需品,便向着目的地出發。


2004年3月10日

天天拿起地圖,訂定好了行走的路線,阿海到火車站訂定好車票,準備好之後,明天他們便開始踏上旅途。

最後的一段路途,一切都充滿未知數,彼此眼中的人,既熟悉又陌生。天意的安排下,他們一起成長,然後分開、難得重聚,卻又生離,奇幻之下,他們又再重遇,卻又一起找尋離別之路。

由繁華的城市開始,火車駛離車站,轉入國道,公路兩旁盡是翠綠茂盛的森林,在車廂內的感覺是靜止的,車窗外的風景仿似以高速地倒退着,空間的錯覺,可否帶來真實的時光倒流呢?

路程不短,需要一日一夜的時間,天天與阿海,就在車卡中的一個臥室休息下來,連日來的疲勞令天天一躺下便進入夢鄉,阿海見天天睡着了,也放輕腳步,慢慢走出臥室,在走廊的盡頭處倚靠地坐下,遙望路上的風景,不知不覺間,他也睡着了。

『轟、轟、轟』突然間,不知哪裡傳出了連連巨響!爆炸?出軌?又或是什麼呢?不管如何,阿海還是第一時間,衝向車廂中的房間,他要知道天天有沒有受傷!

打開車門之際,剛剛在床上的天天不見了!阿海慌忙地找遍房中的每一個角落!『沒有、沒有、沒有』一連串的沒有,房間根本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,難道天天遇上壞人,被抓去了?

就在阿海慌忙之際,突然之間,有一雙纖纖的玉手,從後擁抱着他。阿海回頭一看,是天天,臉上已畫出兩條淚痕的天天。

但天天很快便意識到,自己的行為有點失控,因為害怕?眼前的這個男人,並不是阿海。於是,她鬆開了手,緩緩的向後退,氣氛頓時凝結。

天天低頭的說道:「對不起,剛剛不見你在,於是,我到其他車卡找你,突然間的『轟、轟、轟』聲,我以為出了什麼意外,我立刻奔回房間。當我看到你的慌忙,我回想起當日,我失去他的一刻。

阿海沒有反應,待天天說完之後,他示意她坐下。然後,阿海獨自走出房間,倚靠着車窗,看着因火車高速前行,而不繼後退的景物,腦海中,閃出了一個念頭,如果時間和眼前的景物一樣,會因為一方的前進,使另一方退後,因而時空交錯,可以回到意外未發生之前,一切都會變得美好。沉思了的情緒,呆呆的眼神,看着不繼向後的一切,突然眼模糊了

((待續))

堅尼的專欄:http://www.chancedia.com/?p=48834